Soul:“孤独星球”式的新世代社交样本
2020-10-15 22:47:05
  • 0
  • 0
  • 0

热闹喧哗的社交领域从来不缺新故事。

2019年10月底,映客用8500万美元收购了陌生人社交软件“积木”;11月,百度推出了匿名社交app“听筒”,而腾讯则低调上线了视频美颜社交APP“猫呼”和真人语音直播交友APP“回音”。

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单程旅行,而孤独是这场旅行中永恒的无解命题。当互联网进入存量争夺时,社交领域显然还有足够诱人的增长空间。于是BAT和数不清的中小公司,都瞄准社交领域,迈出疯狂试探的步伐。但从社交巨头腾讯到老牌选手百度,再到中小公司,总是一批产品激起一阵涟漪,又很快悄无声息地沉到水下。



01

孤岛与孤岛之间的距离


曾经,作为社交巨头的微信连接一切,网生一代们在微信上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然而当一个社交平台存在你的家人、朋友、领导和老师时,keep real就变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就像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里写到,“人生就是一出戏,社会就是一个大舞台,社会成员作为表演者都渴望自己能够在观众面前塑造能被人接受的形象,所以每一个人都在社会生活的舞台上竭力表演。在人际互动中,不管个人具体目标是什么,他的兴趣始终是控制他人的行为,特别是控制他人对他的反应”。

社交也许带来的只是表面合拍,表面上看Z世代们的社交圈子被微信、微博等各种社交平台瓜分,然而对他们来说,不管是被熟人、半熟人攻占的朋友圈,还是“吃瓜圣地”微博,都无法满足z世代们的表达欲,实现找到真我的愿望。对z世代们来说,表达和社交已经不单单是人际交往的问题。

据《soulZ世代社交报告》显示,接近一半的人认为传统的QQ/微信不能满足自己的社交需求,超过70%的Z世代用户认为自己的朋友圈狭窄。

扮演好一个成熟自然人的角色,社交就要戴上面具。本我非真我,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极力构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同时也将每个人变成一座座孤独的岛屿。

网生一代们选择逃向更大更宽阔的陌生人社交平台,妄图在陌生人身上找到“真我”,表达“真我”。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陌生人社交等于生理性社交”已经成为所有APP运营者、投资方,甚至是用户的共识。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缺少地缘、血缘等更深的羁绊与连接机会,只能选择更具有普世价值的社交标准。带来的后果自然是陌生人社交软件“风评被害”。

在速食时代,恶意也好,无意也罢,人们从来不惮向具有同类特征的新鲜事物投以恶意的刻板印象。

新的需求出现了,于是灵魂社交app soul应运而生。

产品的出发点很重要。soul的创始人张璐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表示,soul的出发点是降低人们的孤独感。就像这个软件的slogan:“跟随灵魂找到你”,主打“灵魂社交”,弱化颜值,将虚拟与现实完全剥离割裂开;通过做测试题来区分不同“星球”的用户,从而实现匹配;不用用户上传的照片,而用系统虚拟图片做头像...soul实现社交动作的动作,一开始就和市面上绝大部分社交软件不一样。

在soul里,你不必扮演谁或者成为谁。因为没有人知道你究竟是谁,拥有怎样的外形条件,拥有怎样的背景和社会地位。浮华拂去,留下的只有纯粹的灵魂。这些灵魂被分类存放在不同星球,等待着与其他星球的相遇。

就像soul的某个用户说,“soul让我找到了一个温暖又柔软的角落,它没有工作、学习和熟人的压力,也不像其他社交软件一样充满性压力。它就是这样缓慢又温柔地治愈人心,让人找到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每个人都可能是一座孤岛,soul要做的,也是最本质的目的,就是真实地拉近孤岛与孤岛之间的距离。



02

更自在的社交链接


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中,人类的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分为五层,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在SOUL横空出世之前,市面上绝大多数盛行的社交模式,都囊括在以微信为代表熟人社交产品,和以陌陌、探探为基于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而存在代表的陌生人社交产品里。当熟人社交场域很难满足年轻人时,陌生人社交产品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时机。逻辑很简单,在人际关系愈加疏离,恋爱愈加艰难的今天,只要左滑右滑,或者打开LBS功能,就能轻松实现看脸速配。这样不好吗?

颜值决定是否深入了解一个人的灵魂。在强关系的熟人社交模式下没有时间、没有机会完成的恋爱故事,这些基于生理需求而存在的陌生人社交app来满足你。

然而soul却反其道而行。用户进入soul界面,要先完成一整套心理测试题,从而便于区分灵魂所在星球。在社交动作开始时,app会先匹配灵魂契合程度,隐藏颜值,最后才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