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平台之争,谁来奇袭Z世代?
2020-10-28 22:02:13
  • 0
  • 0
  • 0

作者| 麦可可

编辑| 吴怼怼



「对不起,我咕了。。。」

「这周更,绝对不咕。。。」

视频创作者们总是在「立FLAG」与「打脸」之间反复。一边是年轻人对视频内容的嗷嗷待哺,一边是头秃生产者的激情创作。在整个内容行业从图文向视频的迁徙浪潮里,已经有年头、有话语权的传统图文创作者常常会被视频制作的门槛劝退,又往往摸不到年轻人的喜好脉搏,偶尔试水效果也不佳,这一拉一扯里,弃视频者是多数。

工具对于内容生产的适配性和效能度就在于此。这些年剪映、快影等轻量剪辑软件的出现,在内容生产的前端,直接养肥了内容池里的鱼群。

鱼群一旦溯流而上,内容平台也能顺势乘风而起。圈地跑马几年过后,视频江山格局初现。快抖B站三国鼎立,其余诸国暗自发力。行业风口里,谁搭上最优的Tool,就睥睨更辽阔的市场,把战程直线缩短。

只是苦了传统的优质图文创作者们,前有秃头写作,后要激情创作,再加上苦逼剪辑赶鸭子上架,把握年轻世代的脉搏,全靠一时玄妙。



01

快抖B站三国杀,剪辑成为新战场


行业目前的格局不再赘述,快抖B站三国杀已成气候。倒是微信、知乎最近也在抓紧抢滩,有几分变数现在还不好说。

大厂们都忙着布局视频,连微信这种生态完善的也在下场。坦白而言,微信的闭环和逻辑已经走得够顺畅,本身也够重,所以视频号搭载其问世时,评论直接向两极化发展。

对视频内容的重视,自然溯源到内容生产的前端,布局剪辑工具是最快的方法。

以目前内容创作者对视频工具的使用偏好和掌握程度来看,操作简便、易上手的剪辑工具的确能成为强NPC。所以腾讯推出了秒简,B站上线了必剪,快抖的剪映和快影起步得早,量已经在那里了。

起步早的平台筹谋也早,总有些用惯了某款剪辑工具的用户,自然而然地就扎根在原平台。剪映和快影都有「一键发布到」快抖平台的功能,这是产品细节上隐藏的留人之道。

如果起步稍晚,那后期多线程布局也不迟。B站内部催生了必剪,又投资了不咕剪辑。

细细究来,Versa旗下的「不咕剪辑」,乍一看多少有B站的影子。“不咕”的名字就是来源于B站的一个梗。“咕”是鸽子的叫声,B站用户们常用“放鸽子”或者“咕咕咕”的拟声词来调侃催更UP主。「不咕剪辑」还内设了一键三连、弹幕贴纸等Z世代特色素材库。

此外,「不咕剪辑」创作的视频可以一键发布至B站,这是实在的便捷导流,操作成本也低。对比之下,「秒简」现在还不能一键发布到视频号,这里一脱节,之后起量上多少有点困难。



02

平台、工具的双向反哺


说到产品的留人,一方面是原本纯视频剪辑工具的用户,转化为工具背后平台的内容创作者,在视频平台和社区承担内容供给的角色;另一方面,是原本平台或社区里的内容创作者,因为兼容性、适配性和可操作性,更容易选择平台自身发布的剪辑工具。

举个例子。

剪映和快影里面都有个「剪同款」的功能(说法不同但功能一样)。花字、贴图、特效的效果都给你做好了,你只要导入图片或者视频片段就行。操作上已经简化到极致了。

但这里很有意思。网络世界最容易刮风,模仿就是一场行为艺术。这种模板化的操作,在短时间内以极低成本迅速复制「病毒般」的走红内容,带动社区内更多用户的创作欲望,社区浓度和调性的渗透、统一就内化在此。

这就是所谓的视频内容平台和剪辑工具的双向反哺,简单的工具丰富前端内容供给,扩大内容池,池子里的鱼群又反过来影响了池水的流向,和整个池塘的生态系统。

背靠平台的剪辑工具自然有流量等资源输血,只要快抖常青,剪映和快影,日后盘踞视频剪辑的头部圈层也在意料之中。但市场并不是没有裂缝。

2018年左右,一款以色彩审美、横屏风格为主的视频工具VUE走红。叙事化的视频风格主打个人故事讲述,随即切入社交领域,也算是独领风骚。

今年,一款名为FlexClip的视频工具问世,既支持B端企业品牌需求,也支持C端求婚等生活记录,并将视频生成速度提高到原来的5倍。

而此前提到的通过识别视频内容进行分轨的移动剪辑工具「不咕剪辑」,是通过AI抠像+分层、多轨编辑功能,让你1秒get影流之主分身效果,5秒获得比伯5毛夏季彩虹MV特效,B站UP主倒是用得挺有意思。

视角姬是个在B站有200多万粉丝的博主,他用「不咕剪辑」制作了一期「在水下给美少女拍大升格」的视频,里面有很多冲击力Max的特效,以及烘托氛围的BGM视频。